专家热议新高考 为大学中学应对改革支招

分享:

12月22日,由北京大学中文系和课堂内外联合主办的第二届“拔尖创新人才培养与选拔”高校高中教育发展论坛(简称“双高”论坛)在重庆隆重开幕。

河南大学副校长刘志军、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教育理论研究所所长王洪才、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主任任学宝、华东师范大学招办主任濮晓龙,在论坛上分别就“新高考改革的问题与思考”、“大学与高中战略合作的基本方略”、“高考综合改革撬动普通高中育人模式的变革”、“新高考与高校考试招生制度的综合改革”等议题做了主题发言。

刘志军_副本.JPG

刘志军:高校招生可试点综合素质录取

河南大学副校长刘志军谈到,自1977年恢复高考以来,国家对高考的改革一直在持续,但招生录取的基础没有改变,始终是分数。根据高考分数录取,虽然能保证社会公平的底线,降低教育考试成本,但也使得高校在录取新生过程中既无权也无责,使得高校放松了自己的招生责任。基础教育一味追逐分数的现象根深蒂固,导致不少学生进入大学后出现学习适应不良。新高考改革以“两依据一参考”为核心内容,对高校与中学既是机遇也是挑战。

他从高考中数学试卷的难度确定问题、英语两次考试的等值问题、学业水平考试中选考科目等级赋分问题、物理选修学生大幅下降问题、中学集中突击综合素质评价现象、录取过程中的投档规则问题、录取分数合成问题等备受争议的问题切入,抽丝剥茧,为与会的校长老师们梳理思路,答疑解惑,提出相关的方案建议。

刘志军指出,中国的高考改革方向是“从统一走向多样”,从“招考合一走向招考分离”,最终建立符合中国国情的“以统考为主、统分结合”的多元招生考试制度。中国社会具有特殊国情与教情,而考试及其对考试结果的追求已内化到中国文化传统之中,传统习惯并非短时期能完全改变。

刘志军认为,在建立起以国家统一考试为主,与多元化考试评价和多样化选拔录取相结合,高校自主招生、自我约束,政府宏观指导、调控,专业机构命题和组织考试,社会有效监督的具有中国特色的高校招生考试制度的过程中,要从四个方面入手:一、逐步建立若干个区域性的高校入学考试中心或考试院,负责大区内的高考命题。二、在统一高考的大格局之下,采取多样化的入学方式。逐步扩大高校招生自主权。三、推进考试形式与内容改革,部分科目如外语考试中,实行自适应考试,即考生可以进行多次水平测试,选择成绩最好的一次作为报考的依据。四、制定国家教育考试法和招生考试法,加强依法治考、依法治招,加强高校招生考试管理。

王洪才_副本.JPG

王洪才:培养拔尖创新人才需全社会共同努力

厦门大学教育研究院教育理论研究所所长王洪才认为,中国是一个受科举文化影响深远的国家,培养拔尖创新人才不仅是一个国家性战略,也是一个持久性战略,是我们的共同事业。拔尖创新人才不可能速成,要拒绝功利文化,建立起发现独特天赋的机制,提供适宜的条件训练个体意志和品质,提供适宜的发展环境挖掘其潜能。

“大学和高中建立起战略合作关系,是解决应试教育难题的一条出路,也是实践精英教育的一种策略。”王洪才提出合作培养拔尖创新人才的六种基本方略,包括:“建立兴趣小组”是一个有效途径,但需要有志于培养拔尖创新人才的专家长期跟踪观察;“开设选修课程”是一个易于发现学生研究潜力的办法,有利于发现具有探究潜力学生;“夏令营制度”是一个发现学生综合素质的有效途径;“实验班制度”是一个有待完善的培养制度;“联名荐举制度”是一个值得尝试的新型选拔制度;“常态科技发明成果鉴定制度”是应当建立的制度。

任学宝_副本.JPG

任学宝:引导学生走最适合自己的道路

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主任任学宝以浙江高考综合改革实施情况为例,介绍了高考综合改革对浙江高中教育带来的影响与挑战,分享了相关对策。

他介绍,浙江省从2012年启动深化普通高中课改,减必修增选修,推动选课走班;2014年启动高考综合改革试点,实行选考与多次考试。目前,浙江省现已将选择性教育贯穿各个学段的教育,推进省属高校、中等职业学校和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课程改革。

“浙江的经验我认为主要有两条。”任学宝说,第一条是凸显高考综合改革中的政府行为,即自上而下的方向引领,实现两个目标:促进高中多样化、特色化发展;实现学生在共同基础上有个性的发展。实现这个目标,浙江选取的是三个教改,一是把课程的选择权交给学生,二是把课程的开发权交给老师,三是把课程的实施权交给学校。第二条是发挥学校在高考综合改革中的主体作用,是自下而上的创新实践。基本做法有:建立个性化的学校课程体系,统筹安排高中三年的教学计划,大力推进选课走班教学,加强生涯规划教育,探索行政班与教学班并存的教学管理制度。

高考综合改革对浙江高中教育的积极影响也体现在多个方面:比如,教育思想从“整齐划一”向“全面而有个性”转变,学生学习从“指令性”向“选择性”转变,学校办学从“千校一面”向“差异化”转变,学生发展指导从“隐形”向“显性”转变。

任学宝表示,改革面临的挑战很多。在观念性层面,学校围绕考试转的现象还比较突出,综合改革的理念从口号到全面落实还有一定距离,学生和家长存在一个适应性过程,在选考科目方面存在一定迷茫和盲从现象。在策略和技术层面,学校课程安排更为复杂,教学班级管理更为困难,课程资源体系建设更为系统,学生评价、教师管理、教学质量监控需要重构;还有潮汐现象与师生负担问题、三年课程修习安排问题、选考和录取制度设计问题、生涯规划教育缺专业性、综合素质评价定位相对功利等问题。在制度性和保障性层面,高考综合改革并不是增量改革,不是对个人和地区资源的再分配,在一定意义上不会解决家庭间、地区间、区域间教育不均衡状态。高考改革出现“高中学校热,高校冷”,教育部门热,其他政府部门冷的局面。政府各部门对师资配置、校园规划、经费投入、激励机制等方面的责任和义务不明确。

他建议,一要始终强调课改的价值和意义,秉持“只有适合学生的教育才是最好的教育”的改革理念,促进改革机制从行政推动走向内源发展。二要端正课改的态度取向,坚持以“积小步、不停步”方式逐步深化各项课改,落实学生合理的选择权。三要坚持教育发展的内在规律性,拒绝“功利至上”主义和“升学率是第一要务”倾向。四要引导家长和学生理性适应新高考,引导学校纠正“学考会战”之类的不当做法,因地制宜地开展课程改革,扩大学校课改的自主权。

 

濮晓龙_副本.JPG


濮晓龙:为有专长的学生创造更多机会

华东师范大学招办主任濮晓龙表示,综合评价录取改革试点对高中学生综合评价信息的使用,不仅在推动招考工作方面意义重大,在推动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培养理念方面也起着积极作用。

他认为,高考改革带来了三大机遇:学生选择权增大,高校招生自主权扩大,人才选拔与国际接轨。同时,也带来很多挑战:第一,中学面临的挑战:教师是否会产生新失衡?走班制怎么走?教材和教法如何改进?第二,高校面临的挑战:专业洗牌,专业面临挑战;高考成绩更加扁平化,突出语数外;对招生队伍要求更高;强调学科导向,选考科目多种组合给高校更多选择;人才培养面临考验。所以,大学要顺应高考改革与社会需求,合并相近专业,进行大类招生,强化基础学科,为学生今后向更高层次发展奠定扎实基础。同时,改革完善特殊类型招生选拔方式,主动走进中学,建立长期关系资源共享。学生也要加强自我规划,通过自主选择课程了解相关职业,确定生涯发展目标,让综合素质、综合能力、个性都得到发展。